京沪土地出让金收入双超千亿

在八月份的最后一周,京沪两个一线城市今年的土地出让金均超过了千亿。在这一周里,由于媒体的焦点正在关注着两位中国最著名的红二代的富有戏剧性的事件:审判薄熙来和薛蛮子嫖娼。也就没有人来关心地价和房价的新闻了。到目前为止,京沪两个城市的土地出让金都超过了2012年全年的总额。

很多人认为今年京沪两地的房价上涨很快,其实,今年这两个一线城市的地价上涨的速度远远高于房价上涨的速度。截止8月28日,上海今年经营性用地的出让金已经达到1024亿元,以超过了2012年全年纪录(891.69亿元)的17%。北京在8月27日房山区的三宗地块实现交易后,今年北京的土地出让金已突破千亿,比去年全年超出50%。

由于商品房的建设周期较长,就国内而言,可以基本上认为是五年一个周期,由此,我们可以预见在今后的五年之内,一线城市的房价会继续快速上涨,而且房价有可能翻一番,任何宣扬房价会出现下降或者泡沫的说法都是不切实际的。

京沪这两个一线城市,在上届政府主导的房地产调控中,是执行调控政策力度最大的两个城市,其中,上海还开始征收房产税。尽管如此,这两个城市的土地市场依然受到开发商的热捧,房地产市场丝毫没有降温的迹象。这其中的缘由很简单:对于政府来说,土地就是金钱。政府既不可能贱卖土地,也不可能把开发商赶走。政府是土地增值和房价上涨的最大受益者,其次是资本雄厚的开发商,那些所谓的炒房者,与政府所获得的巨大利益相比,也只不过是小巫见大巫。

政府对待房价的态度正在起变化

国家统计局日前发布2013年7月份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从发布数据上看,新建商品住宅与上月相比,价格上涨的城市占88.6%,与去年同期相比,价格上涨的城市有69个,占98.6%;二手住宅与上月相比,价格上涨城市比例比新建住宅略低,为81.4%,与去年同期相比,95.7%城市价格仍然上涨。从新国五条出台后的几个月数据看,中国房价上涨的压力更为明显。一线城市的房价继续领涨,北京房价的同比涨幅最高,达18.3%,广州和上海房价的同比涨幅也分别达到17.4%和16.5%。

尽管官方的统计数据与一些咨询机构和房地产中介的数据相比,还是显得相对偏低,但是,就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来看,一线城市的房价依然是属于暴涨。面对房价如此的暴涨,各级政府的态度与数月前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于房价上涨,政府的态度开始回归理性。政府对于房价上涨的理性态度从以下几方面就可以看得出来。

第一,在统计局7月份的数据公布之后,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官方的主要喉舌都没有出来表态。这与去年和前年的情况大不一样。这些官方的媒体也不再大力鼓吹房价合理回归和打压房价了。

第二,从数据上看,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与房地产研究机构的数据以及房地产市场的真实情况越来越接近了。官方的数据与老百姓真是感受之间的差距在缩小,这可以说是一个历史性的进步。特别是当我们把上一届政府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拿来分析的话,人们能感受到,政府的统计部门正在努力反映社会与市场的真实情况。

第三,政府没有重量级的人物出来指责开发商或者中介机构哄抬房价。也没有采取向开发商以及房地产中介机构施压的措施。政府中的决策者们已经认识到,房价上涨的主要根源并不是开发商牟利行为所致。如果继续将房价上涨的恶名按在开发商的头上,并不能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

第四,中央政府对于各地的地价也采取了更为宽容的态度。中国指数研究院公布的数据,2013年上半年各地土地出让金收入同比增长明显,前十名城市的土地出让金近4618亿元,同比去年同期1754亿元增长近263%,其中杭州同比涨幅最高,涨幅410%。紧跟其后的广州、北京和上海三个一线城市涨幅也均超过300%,此外,北京、广州和南京已超去年全年收入。卖地量增加的同时,住宅用地的溢价率仍维持较高水平,今年上半年,全国300个城市土地平均溢价率为15%,较去年同期增加10个百分点;其中住宅类用地平均溢价率为17%,较去年同期增加13个百分点。

第五,自今年三月以来,本届政府已经小心翼翼地不再使用上届政府所经常提到的一些房地产调控的惯用语句。房价合理回归的提法被摒弃。

温州房地产调控从作秀到突围

温州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也是一个有新闻的城市。在全国对于上届政府房地产调控政策质疑之声一浪高过一浪的时候。温州又成为了第一个吃螃蟹的城市,尽管温州沿海出产的螃蟹质量并不怎么样。

据网络传闻,温州已经开始对房地产调控政策松绑了。根据温州新规,温州市户籍居民家庭如果已经在温州市区拥有一套住房,现在可以再购买一套市区住房,而2011年3月出台的限购令不允许购买第二套住房。温州成为中国首个放宽楼市限购令的城市。

据称,温州市房产管理局官员确认了媒体有关限购令放松的报道。放宽限购令后,获准购买第二套住宅的人数增加。官方数据显示,温州是全国70个城市中唯一一个5月和6月房价都同比下降的城市。2011年9月以来,温州房价连续22个月同比下降。

温州在中国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城市,很多人对于温州的商人和企业家很着迷,称温州人为中国的犹太人,其实,温州人和犹太人几乎找不到什么共同之处。我倒是觉得温州人在性格上更像吉普赛人,在全中国、全世界到处流浪。

有钱的温州人,并不青睐在温州投资房地产,尽管他们在温州有自己的住宅或者商铺。温州人更愿意到上海、杭州和北京买房。因此,像温州这样的城市,压根就无需搞什么房地产调控。可是,温州政府却偏偏出台比一线城市更为严厉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温州的经济是单一的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受国际环境的影响,温州的出口产业已经遭遇到了严重的瓶颈,经济下滑难以避免。

 经过两年多的限购政策的实践,温州人终于明白过来了。温州不是一线城市,不具备一线城市的强大的资金聚集力和人口吸引力。他们对于限购政策的承受力远远不能与一线城市相比。亡羊补牢未为晚也。温州企图在房地产调控上面做一次政治秀,但是,由此带来的苦果似乎难以下咽,终于,他们也要自己动手解开套在他们手脚上的绳索了。